张敬轩为“张劲嚣”平反 红馆个唱前全力自辩(图张敬轩第一张专辑

2019-02-02 23:32

张敬轩为“张劲嚣”平反 红馆个唱前全力自辩(图张敬轩第一张专辑



  是的,从2007年底的颁奖礼之后,张敬轩的通告成倍增长,今年他的首张精选碟《my1stcollection》助他成为2008年第一位白金男歌手,而今,4月5、6、7日,他的首次红馆演唱会《aigomusic酷爱张敬轩》即将登场……所以,他只能在录音的空隙接受访问。这是张敬轩变嚣张的信号吗?

  从2003年至今,张敬轩用五年的时间向大家尤其是香港歌坛证明了自己,但随之“张敬轩变了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他变得越来越嚣张的传言逐渐喧嚣,香港媒体甚至给他起绰号为“劲嚣”,或许这是一个从默默无闻到逐渐大牌必然的过程。

  自辩:其实我不是今年才去敬酒的啊,前几年我也在庆功宴上给传媒敬酒啊,但是谁理我啊?!

  张敬轩凭借《酷爱》在香港乐坛成功上位,但在收获奖项的同时,他也收获了比以前更多的媒体关注,人红就嚣的传言越传越烈。

  嚣张事例1:第一次传出“劲嚣”是在年初的叱咤颁奖礼之后,当晚的庆功宴上张敬轩特别给传媒敬酒,被指抢陈奕迅、压李克勤、挤古巨基,就这样他成了“劲嚣”。

  嚣张事例2:而在叱咤颁奖礼后,TVB劲歌金曲颁奖礼前,媒体说张敬轩公开招摇地说劲歌金曲金奖是“囊中物”,状甚嚣张,不过他否认说过这样的话。

  张敬轩:你觉得我嚣张吗?你觉得我变了吗?要嚣张我早就嚣张了,2003年我就把最佳新人和最受欢迎男歌手(音乐先锋榜)一起拿了,当年年纪小,更应嚣张,到了我现在这年龄,没什么值得嚣张了。

  张敬轩:我也觉得莫名其妙,我们唱片公司可能想得比较多,会想是不是其他歌手或唱片公司的阴谋。其实我是内地培养出来的,我知道歌手很多时候要拜托媒体,所以我从来对媒体都是很客气的,我是那种狗仔队在我楼下守着,我肯定会送吃的喝的下去的人。有媒体这样写我,我想主要是觉得有反差才有新闻效果吧,因为我从来都是对传媒很客气的人,所以就写我嚣张,这种反差会让读者觉得好看,其实我不仅今年叱咤庆功宴上敬酒,前几年我也在庆功宴上给传媒敬酒啊,但是谁理我啊?!就好像如果写我是色情狂,读者也觉得反差大,很好看。

  张敬轩:我不想把自己包装得很音乐,但我明白,如果是自我膨胀欲很强的人,完全不适合娱乐圈。娱乐圈就跟炒股一样,每天有升跌,你今天怎样不代表你明天会怎样,娱乐行业对我来说除了兴趣之外很大程度是工作,如果你嚣张,那客户、歌迷就不理你啰,“你在那装A(我不想说那个字母),那我就不听你的歌就是了”,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。

  自辩:红馆对于我的意义非同寻常。我和王菀之之间没有任何芥蒂。我们做好朋友不做情人。

  张敬轩与王菀之,人们总是理所当然地希望他们惺惺相惜,可惜两人从来都只玩暧昧。而今张敬轩赢得男歌手奖项,自然希望跳出“创作歌手”的限制,自然也包括创作歌手感情的限制。

  嚣张事例:去年根据张敬轩的乐坛成绩,曾有演出商撮合他和王菀之联合在红馆开唱,遭到张敬轩拒绝,被外界认为过于嚣张,只肯开个唱,不肯做拼盘。

  张敬轩:哈哈,我是水瓶座的,肯定专一,但是现在还没有定性,现在不谈感情,先忙事业,虽然未来我肯定会想要一个家庭。

  张敬轩:我理想中的女孩反正不要是王菀之或者关智斌这样的就行。(注:香港传媒拍到张敬轩帮关智斌遛狗,所以传两人有同性恋倾向)

  张敬轩:因为我和王菀之是欢喜冤家这样,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情感。如果是情人,就会失去很多,互相就会有隐瞒,但我和王菀之之间就是没有任何芥蒂没有隐瞒任何东西,所以我跟她说,我们下辈子还做好朋友!

  张敬轩:大家好,我是2008年的新人张敬轩。过去的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,我不过是在继续我的工作,录专辑。

  自辩:忙于演唱会彩排,早就通知公司会晚点到,在媒体前迟到50分钟是有人故意陷害,我不会再“食死猫”(吃哑巴亏)。

  而今的张敬轩显然已经是香港乐坛一线歌手,享有一线歌手的人气、待遇,或许也包括脾气,于是他已经敢于在工作中SAYNO.但张敬轩不认为这是嚣张,只是“价值观发生了改变”。

  嚣张事例:一周前,张敬轩出席香港新城电台的音乐会彩排,现场诸多记者等候采访,但他迟到近50分钟。而且向主办的电台公关大发脾气。

  张敬轩:是,我现在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重要,因为前几年太熬了,我曾经72个小时不睡觉,但现在我不会了,很多活动我不参加很多访问我不做,都是因为那些要搞到很晚的。我不拍电影,因为电影肯定要赶夜戏,前几天录音时,我忽然很想睡觉,我就说“不行,我现在不能录了,因为我要回去睡觉,今天(录音室)花多少钱我来出!”就会这样!

  张敬轩:其实我最大的变化是价值观的改变。2007年我经历了一位亲人一位朋友的离开,所以我觉得健康真的是很重要的。过去采访,我经常会把事业、经济挂在嘴上,但最近有个朋友要我选做穷人但是健康,做很红很有名的人但是两三个月就得病一次,我毫不犹豫地选了穷人但是健康,这是因为我的价值观发生了改变,觉得健康和享受生活比较重要。

  张敬轩:庆幸的是,过去我没有做过这样的选择,但如果当时选,我可能真的会选后者,因为过去太熬了,拼了命地干活工作。

  过往的颁奖礼,张敬轩说自己“亏惨了”,因为只得了创作人奖但需要花不少钱来买礼服参加颁奖礼。而今出席任何一个颁奖礼,张敬轩都不吝金钱装饰门面,而这次红馆演唱会的服饰花销,他更说“公司全部从日本订的服装,光这方面就花了6位数差不多快7位数”。

  记者:四大颁奖礼后,张敬轩就已经不可与昨天同日而语了,现在又即将在红馆举办个人演唱会,你觉得自己有变化吗?

  张敬轩:首先就是外形,买衣服多了,花的钱更多了。以前我不是一个很爱打扮的人,不会包装自己,之前不会很紧张发型啊服装啊外形什么的,所以有两张专辑拍摄宣传照的会议我都没有参加,就是那种你们想把我怎么弄就怎么弄的态度。但现在不会,为了让大家看得更顺眼吧,也要多打扮自己了。

  张敬轩:一定不会有偶像派的劲歌热舞,实际上来看我演唱会的人是冲着我的歌来的,我只是希望大家除了在音乐的享受外,还有点意料之中的惊喜,但我不会弄那么多外在花里胡哨的东西,这是我的第一个个人演唱会,我不希望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弄出来。

  自辩:现在我基本上能做到持平,以前就是花的比挣的多。我现在在经济上的目标就是帮爸妈在香港买套房子。

  过往采访张敬轩,除了音乐他常常谈到的是金钱问题,作为一个从广州独自前往香港发展的艺人,收入的微薄曾经让他苦不堪言———生活环境艰苦,有病不敢看,甚至不敢问津爱情,还好这些统统成为过去式了。

  张敬轩:大家都有个错觉,就是知名度和经济联系在一起,但其实我们做很多工作是义务的,不是说我有多么高尚,而是很多活动它就是这样的性质,而且你不去做别人会去做。

  张敬轩:只是说到现在,我基本上能做到持平了,以前都是赤字亏的,就是花的比挣的多。

  张敬轩:这个其实来到香港就会变。我家住(广州)中山四路,还算比较繁华的地方了,在那里吃个馄饨面才10元,可是我第一次来香港吃馄饨面多少钱你知道吗?28块!我当时就是“噢~”!我第一次生病,不知道到哪里去看病,只是看电视知道有一个养和医院,就去了养和,结果看一个消化不良花了1800元……我当时就打电话跟同学说“香港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”!

  张敬轩:是,现在唱片卖得好了,肯定就不同了,就是这样,我刚来香港的时候公司安排住三星级酒店,后来住四星级,卖得更好后来就住五星级了。

  张敬轩:现在我基本能保证自己每个月收支平衡,所以我现在在经济上的目标就是帮爸妈在香港买套房子,把他们安顿好,因为现在对我来说,最大的责任就在父母。

  张敬轩的妈妈在很多广州人心中或许是标准的星妈,“我妈应该算我半个经纪人吧”,张妈妈创立了公司,帮儿子打点内地的演出及商业事宜。

  外界传闻:张敬轩变嚣张是因为有钱了,底气足了,而有钱的原因是因为张妈妈改嫁了香港有钱佬,有了有钱佬后父撑腰,所以张敬轩事业蒸蒸日上。

  张敬轩:其实是自己长大了,我快30岁了,27,所以跟父母的沟通方式发生了变化。自己刚到香港的时候,会觉得自己一个人住惯了很好,但父母会很担心你,连被子有没有盖好也要管,你就会觉得父母什么都不懂,就开始跟父母顶嘴。

  张敬轩:现在就是比较会与父母交流,说得比较多,不过我和我爸爸是比较理性的,他只跟我谈两个问题:音乐和什么时候带女朋友回来;跟我妈就会比较感性一些。

  张敬轩:这个我很希望能谈一下,希望帮我澄清一下。我出名后不仅我成为话题,我父母也成为话题,现在街道、区里面越传越凶了,说什么我父母离婚了,我妈再嫁了一个香港有钱佬,所以才把我捧到这么好。他们结婚30年了,是很懂得相处之道的人,从来没有婚姻危机,只是我养了三只大狗,政府不让在城区养大狗,我爸爸就带着狗去顺德了,我妈因为要管理公司,她也是我半个经纪人,所以平时都在广州,周末才去顺德,这就给人家分居的感觉。因为我的工作给父母蒙上了阴霾,会觉得很不开心,我很不希望因为自己给家人带来乱七八糟的传闻。